父子一起一前一后-第103章 不动如山

作者:20岁直男ktv给吃 2020-02-14 12:50:10

标签: 啊你插的太深了

父子一起一前一后

父子一起一前一后-第103章 不动如山

啊你插的太深了 既然决定了,当即分为明线暗线,张子民已经离开了隐藏点,尝试进入了小区大门内。

并没有证据表明她的弓箭射程超过张子民的弹弓,要具体看弓的质量,用的什么子弹,什么箭只,都有不少的讲究。

射速以及灵活性肯定弹弓更快,但她的弓箭破防能力强不少。且弓箭的特性决定了,远距离的时候准确性命中率高不少。

假设弓箭女用箭的级数和张子民用弹弓一样,三十五米距离弹弓几乎在刷脸,但她的弓箭就会很致命。

又根据上次交锋的经验,一但距离超过二十五米,则战败几率很大。如果能有契机把交锋距离定死在二十米以内,并死死咬住做贴身跟随,胜出的概率就要高不少。

张子民已经决定刷脸的现在,故意不隐藏身形,推进至小区前院中点,暂时什么也没发生。

也没捕捉到对方“声呐”,这一定程度证明这个小区内,暂时没有其他幸存者在警戒。

至于弓箭女在不在还不确定。但以张子民风格,喜欢做最坏打算!

现在的位置,距离一些隐藏点还不到绝杀的最佳位置。

抬手看表,张子民决定等一下,于是就地在这前院的中点蹲了下来。

明目张胆走到这位置是想确认有没有其他“观察员”。且这位置纵深相对大,遇到狙击时最有可能进行腾挪。这个点距离各处的位置都不远不近。

距离就是纵深。

就这样蹲在中心位置,张子民分别观察了几栋楼间的一些高处和低处,用手指的雪地上画了几条抛物线,模拟一些隐藏点的射击方式。

等等……

还是有些不对。

四处看来看去,对这个场景的多处细节整体评估:像是不止一两个幸存者活动的迹象?

另外还想到一点:弓箭女怎么知道娱乐城有枪的?

关于这点当时忽略了没问,但红姐任晓蕾就算再蠢,也不至于到处对陌生人说这事。

“是眼镜蛇!”

张子民这么在心里想着。

假设某种机缘巧合,导致眼镜蛇奇迹般的遇到弓箭女,物以类聚狼狈为奸。那么这安静的过分的地方,一定是个陷阱。

明显不止一个幸存者的活动痕迹(粪便),但这么明目张胆的走进来到显眼地方,却没有任何动静以及哪怕一丝的感应,这是事出反常必有妖,他们有备而战。

敌不动我不动——

哪怕因为突发奇想风格,临时推翻了之前的战术,重新把这个地方评估为了致命陷阱,张子民也没慌。

现在她们没发动攻击肯定有原因,兴许,还没有最后踩在她们所需要的那个点上?

也就是说暂时处于临界的平衡点。

根据新的战术评估,自己没理由乱动而导致打破平衡点,因为连该攻击什么点都不确定。

这里这么多楼,超过两百户窗口,可能性实在太多了。

所谓不动的时候,就如山。

张子民一动不动半蹲在同一位置。箭步半蹲的身形也等于保留了全部储备功率,方便在有事的时候猛窜躲避……

前阵子吃了很多药,导致眼镜蛇的变化很大。

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某个时候变成一个怪物,但病急乱投医,机缘巧合下让眼镜蛇遇到了弓箭女,就想着要设局做了张子民。

“必须在老子变成怪物之前干掉这家伙!”

某个暗处窗口里,在远离窗口的位置用大变焦、以“潜望式”观察的眼镜蛇这么想着。

否则,眼镜蛇和弓箭女所见略同,认为张子民这样的人留下,老子们就算变成怪物都不安生,毫无疑问,这家伙除了是坏蛋克星外,也是怪物克星!

“这尼玛怎么回事……”

正在观察的眼镜蛇有些懵逼,眼睁睁看着张子民中计进入了陷阱,但他偏偏处于中间最显眼的部位就再也不动了。甚至在雪地上写写画画的不知道干什么。

张子民所在的位置,到处都能攻击,却到处都不是最好的攻击点。

眼镜蛇不懂弓箭,于是不知道为什么弓箭女迟迟没射击,兴许她也被张子民吓怕了。

当时弓箭女心有余悸的说:杀他只有一次机会,到达一定级数的相互狙击战中,一击不中,几乎就等于战败。

“敌不动我不动!”

事实上眼镜蛇不是第一次和张子民交锋了,自诩不输给这龟儿子,可惜运气不如他。

第一次交锋明显鹿死谁手不一定的情况下,却因黄老四这个做鬼都不安生的祸害,导致“不动如山技”被对手的徐如林技破了。

还有,弓箭女到底怎么想的,为什么不动手?

这些都不得而知。

对手是张子民时必须很小心,所以眼镜蛇心里有一万个疑问,却不可能和弓箭女沟通。

甚至为了防备弓箭女,眼镜蛇早把自己的对讲机关闭了。

眼镜蛇以自己之心渡人,弓箭女很可能在等的没耐心后,故意制造出一些对讲机里的响动,这个不要太简单。就可能把张子民吸引过来。

而利用那契机,弓箭女假设一击不中,还有可能全身而退。

上次弓箭女不就从张子民手里全身而退了,对于能从张子民手里脱离战场的人,眼镜蛇认为多个心眼就对了……

另外一个方位。

弓箭女想法和眼镜蛇差不多,为了万全她甚至不敢用眼睛去看,只凭借感知力和耳朵,很有场景感的知道,有人比较小心的走入了院子里的某个位置。

但距离心目中的位置还差一些,她根本就不想动,也不敢动。

来人是不是张子民不是重点,只要对方走到位置,弓箭女就会击杀,杀的是张子民当然最好,不是张子民也很无所谓,换个地方重新找下个机会就行。

“眼镜蛇这杂种,要是他再不做出一点牺牲思维、吸引对方注意,这次战斗兴许会出变数。”

弓箭女在心里这么想着。

很明显,不可能姐来制造动静。姐制造了动静把人注意力吸引到这边,然后呢?

他眼镜蛇不具备一击必杀的能力。

现在迟迟不动的局面,弓箭女评估为:狗日的眼镜蛇想坐山观虎斗,如果张子民战败,他就会出来装逼,如果姐战败而死,他则会找机会撤退,然后重新找下一个冤大头去坑,不停的卷土重来。

他不动我不动!

就此,弓箭女打算把行动标的,死死锚定眼镜蛇。

其实眼镜蛇并不是个很差的战友,只是说这种人太老奸巨猾,必须对他多个心眼。

之所以战前气氛如此紧张,是因为弓箭女对张子民有新的认知。

弓箭女昨日傍晚在附近杀了个幸存者,从幸存者身上找到了一封信,一篇张子民的日志。

上面说张子民击杀了个lv3!

是的那种极其恐怖近乎不可能战胜,威胁着所有人类的怪物,就被现在蹲在院子中点的那个张子民杀了一个。

弓箭女没有丝毫怀疑,如果那篇日志是别人写的就未必可信。但眼镜蛇说过,张子民曾经在深夜出警,凭借一把弹弓就惊走了怪物。真有这样的潜质。

战力不是重点,常态下弓箭女很自信综合战力超越他张子民。可惜只听眼镜蛇口述也能想到:张子民强的地方是临战心态。

心态决定能力的下限,这事弓箭女是知道的。

在战力没强于他一个数量级,只在同一档次时,差别只能归类为算法不同或计算误差,于是决定能力平均值的一定是:心态。

越想这些就凌乱,纵使是弓箭女,握着弓的手心里也全是汗。

要不是现在轻易动会被锁定的话,弓箭女想扭头走掉,留着眼镜蛇独自在这里强撑着。

因为越等变数越大。

没人知道张子民会等到什么时候,没人知道他倒地怎么想的……

一晃眼到了下午三点,规定时间过了,陈晓娅违背了战术命令而没及时撤离。

其实陈晓娅很害怕,她对张子民了解不深,但看到张子民这么反常的就在那地方一动不动,陈晓娅愿意信任他的判断,事出反常必有妖,肯定是出事了。

肯定是他在行进中发现了新的战术要件,足以导致他全盘推翻之前战术的要件。

于是陈晓娅以他的思路开始模拟:既然出现了既定战术颠覆,那包括他在错误战术下发出的命令,也要重新评估。

陈晓娅觉得自己可真够二的,这么想只是为没走找个理由。

真实原因是:内心深处对他的崇拜,陈晓娅想留下观察并学习他的一切。

陈晓娅甚至非常文青的觉着:有一天他真会离开,那时的他一定已经是个传奇。陈晓娅想把他的事记录下来,用于训练并教育下一代队员。

因为作为战士,他们不能没有目标和旗帜。

“我还是觉得我很二。”

陈晓娅对自己很无语,竟会在这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气氛中想这些……

()

最新内容
相关内容